请在后台配置页面设置顶部欢迎语

网站收藏烽烟博客联系我们

导航菜单

正裕网诈骗_

专家、买家、鉴定人员“清一式”全是骗子

文/正裕

如今收藏市场非常火热正裕网诈骗,不少市民将古玩收藏作为一种投资方式。要收藏,首先就要鉴定藏品的真伪。于是,就有人打着“鉴宝”的幌子,故意夸大藏品价值和评估费用,行诈骗之实。2018年6月,江苏常州武进警方经过两个多月的缜密侦查,成功打掉一个以文物评估、鉴定和代理交易为名实施跨省诈骗的特大犯罪团伙。据悉,此案被害人达350余名,涉案金额达300余万元。12月17日,经当地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武进区人民法院判决第一被告人周某涛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其余34名被告人也分别被判有期徒刑十一年到六个月不等,并分处罚金,尚未退出的赃款责令相关被告人退还被害人。近日,常州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作出终审裁定正裕网诈骗:驳回周某涛等人上诉,维持原判。

高价收购 引君入瓮

网络配图

2018年3月,河南的张先生在搜索网站上找到一家名为常州宝德文化艺术品公司的“古玩鉴定交易”藏品公司。与“专家”电话联系后,他将自己的藏品古钱币拍照发给了对方。

“您这件藏品年代很久了,价值至少100万元,建议您带着藏品亲自来我们公司,做一个更全面专业的鉴定。”第二天上午,张先生就接到了来自“专家”的电话。听闻此言,他兴奋不已。“想不到我收藏的古钱币价值这么高,这让我很心动。”随即张先生飞往江苏常州,找到了该公司。在这里,张先生的古钱币得到专家的肯定,并很快找到了买家。双方经过商定,决定以100万元的价格进行交易。此时,买家提出,需要张先生提供权属证,就是要求权威部门对该藏品进行鉴定和备案。随后,在公司业务员的介绍下,张先生来到唐御信息权属登记中心,缴纳了1万元的鉴定费用后,他拿到了一个密封的档案袋。

登记中心工作人员表示,为保证鉴定的公正性,建议张先生回到宝德公司再拆封档案袋。工作人员的这番交代,让张先生感觉非常正规,于是对这次“鉴定”更增加了几分信任。而最后的鉴定结果,却让他几分欢喜几分忧。原来,鉴定报告显示,古钱币是省一级文物,按照国家法律规定,不允许私下交易。眼看着到手的100万元要打水漂,张先生自然不肯作罢。张先生焦急之时,公司业务员提出了一个解决办法,他建议张先生通过拍卖将藏品进行交易,并表示拍卖会在6月下旬举行,届时会邀请他免费前往香港参与。张先生没多考虑就表示同意,并与宝德公司签订了保拍的合同,随后喜滋滋地返回河南。

然而,张先生不知道的是,他前脚刚走,与他交易的那位“买家”又“看中”了另一位卖家的藏品。同样表示要高价收购,并且要求鉴定。而在下一位“卖家”前往登记中心的路上,公司业务员、买家、专家和鉴定人员早已聚在一个微信群里,商量好了藏品的鉴定价格、鉴定结果,只等最后一步——卖家上套。

安徽程女士的遭遇和张先生如出一辙。2018年5月初她来到武进公安分局报案,说自己被一家文化公司诈骗了3万元。原来,4月份的时候,程女士在网上找到一家位于常州科教城里从事“古玩鉴定交易”的藏品公司——常州宝德文化艺术有限公司。程女士将自己的藏品古钱币和瓷盆拍照发给了对方。对方看了照片后,马上就确切地回复道正裕网诈骗:你的古钱币和瓷盆成色不错,至少值一百八十万元,建议您来我们公司一趟,做一个更全面专业的鉴定。程女士欣喜不已,她即刻动身来到常州。

随后,公司的业务员就带着程女士来到唐御信息权属登记中心,花费2万元进行了藏品鉴定。鉴定结果和张先生的如出一辙。鉴定报告显示,古钱币和瓷盆属国家二级文物,按照相关法律规定,不允许私下交易。这个时候,公司的一个业务“骨干”建议程女士走拍卖的形式,并且说是到新加坡去参加拍卖,由公司一手包办。业务“骨干”提出,由于要将藏品带出国,要交关税,1个点,至少要交11万元。程女士身上只有1万元,业务员说先交1万元也行。

但是没过多久,程女士接到通知,自己的古钱币和瓷盆在拍卖会流拍,于是她要求公司退还之前的鉴定费和拍卖服务费。鉴定机构负责人却说:“我们公司提供鉴定是有偿服务,鉴定费不退。”而拍卖公司业务员则说,高额鉴定费是鉴定机构的服务费,跟拍卖公司没有关系。这时,程女士起了疑心,多方打探发觉上当。她几次找到宝德文化艺术品公司交涉,但公司都以签订了拍卖合同为由拒绝退款。几次协商不成后,程女士才向警方报案。

“一条龙”诈骗服务

后经警方查明,2017年11月,嫌疑人王某成立了常州宝德文化艺术有限公司和唐御信息权属登记中心,对外号称是由国家文化部认可的古董文物鉴定中心。随后招募嫌疑人周某、戚某、石某、陆某等30余人以团伙化、公司化的形式作案。其实,这个团伙以文化传媒公司为掩护,进行文物鉴定诈骗,以高价收购、保拍等理由吸引有古品或文物的藏家上钩。其专家、买家、鉴定人员“清一式”全是骗子。

网络配图

“买家均系公司业务员扮演,所谓的鉴定证书也都是模板,藏品卖家还在去鉴定的路上,我们在微信群里已经商量好鉴定结果了。”犯罪嫌疑人周某供述称,公司里像他这样的核心人员,之前都在苏州、上海等地类似的藏品公司工作过,可谓是鉴宝诈骗界的“老手”了。对于招募的新人,他们还印制了所谓的“降龙十八掌”宝典,详细记录了营销策略、沟通技巧等话术,供业务员“学习”。

该团伙的诈骗方式大致分三种,第一种是藏品展览,不需要鉴定,卖家只需要支付500元至2000元不等的费用,他们负责通知客户。“其实我们根本不会找买家来看展品。”该公司业务员称,完成这种“展览”的单子,业务员能够提成展费的10%至15%,因为提成太少,所以业务员都会选择其他两种“业务”——即私下交易和拍卖。

当藏品卖家要求私下交易时,由公司内部人员扮演的“买家”就会“及时”出现议价,故意抛出高价作为诱饵,并装模作样地要求卖家对藏品做鉴定或者权属证明,一份鉴定的费用一般是藏品价格的1%左右。当然,“鉴定证书”都会显示藏品为馆藏品,不允许私下交易。此时,卖家已经损失了1万元至2万元的鉴定费用,通常都会接受业务员提出的免费帮忙拍卖的建议。另外一部分卖家,在“专家”初步鉴定藏品的价值后,会直接走拍卖形式,虽然可以免去鉴定证书这一环节,但还是需要支付起拍价1%左右的质押金,同样要支付1万元至2万元不等的费用。到案后据周某等嫌疑人交代,他们通过网络发帖、QQ、微信、电话邀约等方式在全国范围内寻找“猎物”,以高价私下交易藏品等名义诱骗被害人至公司,随后以虚构买家购买藏品收取“鉴定费”、虚构公司拍卖收取“服务费”“质押金”等方式实施诈骗。最后骗得的钱由“鉴定中心”“专家”、业务员和公司高层按比例分成。

正裕网诈骗

涉案的文物和藏品、艺术品也是多种多样的,例如瓷器,古钱币之类。而诈骗套路呢,也是环环相扣。嫌疑人周某表示,6月下旬是公司统一对卖家宣称的拍卖时间,对个别卖家也会提前告知“流拍”。“主要是骗取相关费用,也因为6月底我们就打算结束业务关门走人了。”

7小时蹲守全员落网

“我要报警,这家公司收了我1万多元的古玩鉴定费用,现在东西没卖出去,鉴定费也不退正裕网诈骗!”2018年 3 月份以来,常州武进辖区内多个派出所频繁接到关于鉴宝的纠纷警情,在协调处置中,民警意外发现,多起纠纷的发生经过都惊人相似,而且都牵涉到同样的两家公司——常州宝德文化艺术品公司和唐御信息权属登记中心。武进公安分局刑警大队湖塘中队中队长钱力说,每天都有全国各地的银行卡,往两家公司的银行账户中打钱,很明显是受害人在转账。

在全面掌握线索后,2018年5月20日6时40分,武进警方展开抓捕行动。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这次警方部署了38名得力队员实施抓捕,由武进分局刑警大队、巡特警大队等相关警种组成。宝德公司的经营点有两处,主要窝点在常州市武进区创研港一号楼13楼。为彻底摸清该公司运营规律和人员活动情况,专案组已进行了一个多月的前期侦查,围绕诈骗公司的上下班作息时间、人员构成情况、诈骗环节等线索进行了大量的调查摸排工作。刑警大队湖塘中队中队长钱力,是此次抓捕行动的现场负责人。武进公安分局负责刑侦的副局长任这次抓捕行动的总指挥。

钱力说,通过前期侦查,警方发现涉案公司里最起码有30人到40人,我们统一抓捕时,考虑到作案人员比较多,所处环境也比较复杂,抓捕本身就有难度。其间还出现了一些曲折和麻烦。钱力事后透露,抓捕组本打算上午10点半开始行动,因为根据前期侦查情况,这个时间段公司人员会全部到齐,然而,那天抓捕组正准备行动时,公司的几名主要成员,却始终没有到位。外围侦查人员监控到,他们所驾乘的车辆一直停在一个小区没有移动过。这个异常情况,给抓捕带来了变数。“主要成员不到案,对后期的案件侦办工作会带来极大的被动,抓捕行动也将变得毫无意义。”钱力报告指挥部后当即决定,暂缓行动。

网络配图

“对于蹲守来说,耐住性子是最基本的,另外生理上挑战更大。”宝德公司自去年12月起经营至今,对同楼层人员有了一定的熟悉度,为避免与团伙成员的碰面引起对方怀疑,队员在蹲守期间一律不准上卫生间。许多队员为了不影响抓捕,早餐以干货为主。“有队员实在憋不住,拿了个方便袋解决了。”30多名队员挤在堆放杂物的一个20多平方米的小房间内。这个杂物间与宝德公司只有一墙之隔。队员们相互之间用手势或目光进行交流,不许说话。

经抓捕组警员7个多小时的耐心蹲守,下午2时15分,指挥部行动的命令终于传来,抓捕随即展开。“不许动,警察!”几分钟后,包括10名骨干成员在内的43名犯罪嫌疑人悉数落网。

2018年6月,因涉嫌诈骗,犯罪嫌疑人王某、周某、石某、戚某、陆某等 35 人被依法批准逮捕,另8人取保候审。据初步查侦,注册公司半年的时间里,被害人达350余名。剥开文物、艺术品、专家鉴定、拍卖天价这些华美包装,这家所谓的“鉴宝”公司,与那些“你中大奖了,但要先付几万元保证金”的痴语并无二致。但由于文物古玩拍卖,对于普通民众来说,是相对陌生神秘的领域,所以面对巨大的利益诱惑,及所谓“鉴定专家”的怂恿和忽悠,许多人很难保持清醒。藏家一旦被所谓的“捡漏”所忽悠,掉以轻心,就很容易踩入重重陷阱,落入骗子的圈套。

天网恢恢严惩不贷

2018年12月17日,以周某、石某、戚某等为主的诈骗团伙35人,因涉嫌诈骗罪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常州武进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法院经审理查明,该诈骗团伙为首者是28岁的周某。周某武进人,高中文化,为骗取他人钱财,周某与徐某(另案处理)等人经预谋后,租赁武进区一处房屋,并以王某(已死亡)的名义,于2017年12月8日注册成立常州宝德文化艺术有限公司。后招募石某冒充鉴定专家;陆某、奚某等冒充买家;费某和支某(另案处理)冒充鉴定检测人员,并由费某以常州唐御检测技术有限公司的名义出具虚假文书。

宝德公司成立后,由业务员通过网络等渠道获取受害人信息,通过电话、微信等方式与受害人联系,虚构公司能帮助受害人高价交易或拍卖古玩藏品等事由,将受害人骗至宝德公司。业务员、总监现场接待受害人,由石某等人冒充鉴定专家进行鉴定,再以帮助受害人交易藏品为由,以“拍卖保证金”“拍卖保管费”等名义骗取受害人拍卖服务费。或者由奚某等人冒充买家,承诺高价收购受害人藏品,并虚构由买家或宝德公司承担一半检测费用等事实,骗取受害人的信任,再由业务员将受害人带至唐御公司等鉴定公司,由费某等人出具虚假文书,以“权属备案费”“认证费”等名义骗取受害人鉴定检测费用。截至案发,该团伙共诈骗作案138起,涉案金额共计304万余元。武进区法院以周某等35人犯有诈骗罪,作出一审判决:第一被告人周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二十万元,其余34人分别被判有期徒刑十一年到六个月不等,并处以罚金。周某等人不服一审判决,向常州市中院提起上诉。2019年5月30日,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驳回周某等人上诉,维持一审原判。

相关专家指出,目前不少收藏爱好者被骗的主要原因还是贪心。想要不被骗,首先要认清现实,不要幻想随便一个老物件就能高价卖掉发笔横财,急于寻找销售渠道。其次要寻找正规途径,所有有资质的鉴定机构和拍卖企业,政府部门网站都会公布,不清楚相关程序的,可事前多打几个电话咨询相关部门。最后要及时举报,如果遇到疑似古玩诈骗,应及时向公安、工商等文物拍卖市场监管部门报案。

来源:法制与新闻

最后编辑于:2022/01/15作者: peizi2021

相关推荐